式式

♪(´ε` )~金南俊沼🙉
主俊受⚠️偶尔76

© 式式

Powered by LOFTER

旻南 瞎打 无题




“喂?”朴智旻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接起了区号陌生的电话。


对面在浅浅地笑,说今年的樱花也开得刚刚好。




“今天中午去吃姜鸭面吧。”朴智旻咬着番石榴汁的吸管向金泰亨提议到。现在才早上第二节课欸,金泰亨摊在课桌上拖着声音回答。

其实朴智旻不是那种每天都要指定午餐吃什么的人。大学二楼的窗户外面也没什么风景,光裸的树枝间偶尔闯过几个悠闲懒散的家伙。艺术史论课总是枯燥又乏味,还偏偏被放在周三上午。不太冷也不太暖和的初春总让人手足无措,胡乱套着过大的套头衫,朴智旻把手缩进袖子里撇了撇嘴。
金泰亨睡醒了,爬起来打了个喷嚏。

今天下午有社团课。朴智旻在街舞社。舞蹈类社团盘踞着综合四层的三个大练习室,每隔一个双数周就会撞上学校的交响乐队来练习,吵吵嚷嚷到不行。本来朴智旻应该像平常一样翘掉这节和金泰亨出去打电动的,但是今天金同学被同系女生约去人工湖边上那一片樱花林了。朴智旻内心毫无波澜,拜托现在的女生快摆脱这种少女漫画情结吧。金泰亨那个四次元宇宙人——
正准备穿过走廊拐进隔壁一溜琴房里随便哪间眯一会儿,推开门不想里面已经有人了。低头说着对不起正准备退出去,却传来一句不太客气的招呼。
“喂,你过来一下。”
朴智旻抬头看了看,是两个高年级的学生,看起来像音乐系的。钢琴凳上的人皮肤很白,而旁边的椅子上本来低头写字的人也抬头看着他,
“不好意思,同学。能请你帮忙听一听吗?我们争论了很久用哪一段音乐。”
他向上望着朴智旻时眼尾有一些下垂,温和好听的嗓音挠得人心里痒痒的,说完抿嘴不好意思地笑出酒窝。
“请你帮我们决定吧。”
“好。没问题的,学长。”
朴智旻恍惚间觉得自己也陷入某种少女漫画情结了。


今天终于没再下雨了。正式进入春天过后绵绵密密的春雨下了一整周,让人烦闷。
他今天穿了深蓝色的单衣。像是某种棉麻质地的圆领衫,上面有复杂的白色花纹。最上面的一颗扣子开着,露出一点点脖颈下的肌肤。会冷吗?原来他有时也会戴上框架眼镜,一点也不老气。
还带着毛线帽的朴智旻坐在咖啡厅的卡座里,只露出手指托着腮打量着对面低头写词的金南俊。他很高,身材修长匀称。低头坐着的时候会有一点微微的驼背。从略有些短的袖口露出来的两只手腕上都随意地系着不同样式的手绳,整个人好看得恰到好处。
金南俊没有抬头,浅浅地笑着。
朴智旻低头吸了一口插在浮夸的奶油里的吸管,甜味漫上口腔。

只不过是樱花刚刚开过的时节,距离第一次偶然的相遇不过一个月不到而已。其实一开始谁也没有开口,不过在楼道里擦肩第三次的时候,朴智旻终于在点头招呼过后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也存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原来金南俊就在美术史左手边第四个教室上文学史。那个看起来很凶的白皮肤男孩并没有和他在一起。
“他叫闵玧其啦。最初见面时语气不太好吧?不要在意哦。”说完酒窝又跑出来,“如果你感兴趣,下次再看看我写的词好吗?”
“好的,南俊哥。”太好了。


太好了?
“朴智旻,你恋爱咯。”素描课上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金泰亨削着铅笔说。
旁边认真描摹着男性侧脸的朴智旻一言不发。又不是小孩了,诚实面对内心的勇气他当然有。利落的下颚线,丰满的嘴唇,骨节分明的手。柔和了对比,虚实分明。温柔的男孩跃然纸上。
“我知道。”
上一次见面时,金南俊告诉他自己就要去美国交换一年了。


后来闵玧其传送给金南俊一张照片,是美术学院优秀作品展览上,一幅叫做梦的作品。
金南俊站在异国的街道上笑得很开心。


“智旻,”脖子上还环着莱恩飞机枕的金南俊,拽着行李箱碾过路面的樱花瓣。

“我有一首歌,希望你听一听。”



Serendipity.

评论(7)
热度(30)
2018-04-28